4902吨“洋垃圾”哪来回哪去 上海外高桥港区2个月清退224箱滞港固体废物
2019-07-19 16:24:55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短短2个月,上海外高桥港区清退了224箱超期滞港无主“洋垃圾”,总重达4902吨,其中滞港5年以上的占比超过60%,甚至有“元老级”的集装箱,赖在港口不走长达18年!
  短短2个月,上海外高桥港区清退了224箱超期滞港无主“洋垃圾”,总重达4902吨,其中滞港5年以上的占比超过60%,甚至有“元老级”的集装箱,赖在港口不走长达18年!
 
  在上海,被“洋垃圾”盯牢的目标港区主要为远洋航线密集、集装箱卸货量巨大的外高桥港区和洋山港区。尤其是外高桥港区,因其建成时间较长,所积压的滞港无主“洋垃圾”更多。自今年4月开始,上海口岸集中清退(含无害化处理)的122票滞港固废中,有102票来自外高桥港区。
 
  免除“滞港费”扫清最大障碍
 
  “洋垃圾”退运是全球难题。若未能第一时间退运,租箱费、堆场费等呈几何级上升,甚至出现一个固废集装箱货值仅几千或上万元,而滞港成本却高达数十万元的情形,发货人则常以无经济实力为由逃避退运责任。此外,由于滞港时间过久,境外发货人发生变更甚至消失,也成为退运的极大障碍。
 
  依据现行法律法规,集装箱到港后3个月仍无人报关,方能启动无主认定及后续程序。箱内是固废还是其他正常货物,是国家限制类还是禁止类固废,这些都需实施专业鉴定和复核,都可能拖延退运过程。
 
  重重困难面前,眼看“积重难返”。但这次,上海口岸决心极大,即便“积重”也必须“返”!上海外高桥港区海关副关长王殿文说,对于这批无主“赖港”固废的退运行动,外港海关协调各方力量,首先清查确认固废,随后与这些“洋垃圾”所涉及的22家船公司逐一约谈,并深入6家重点船公司实地了解诉求,鼓励他们积极联络境外货主,以打通退运路。
 
  这些船公司最大的顾虑仍是退运所需承担的大额滞港和搬移费。为此,外港海关专门建立了船公司微信群,集中听取企业诉求,并专门就此报请上海海关,协调上港集团减免相关费用。上港集团为此专题审议,最终决定:只要船公司限期兑现退运承诺,即免去其堆场和搬移费,减免总金额涉及数千万元人民币,一举扫清了“洋垃圾”退运中经济成本这一最大障碍。
 
  事实上,退运之路何其不易,其中周折一言难尽。对船公司而言,由于时间久远,境外原发货人往往难觅踪迹,必须重新寻找。对此,外港海关全力配合,对所有固废集装箱全部拍照取样,将货物详情完整提供给船公司,支持船公司在境外寻觅愿意接手这些固废“原路返回”的企业。其中有一票,是涉及50个集装箱含锌、铅等金属的矿渣,船公司几经寻觅,境外收货人则经过3次变更。对于这些态度认真的船公司,上港集团履行承诺,堆场费等“既往不咎”。
 
  7×24小时跟进固废“回家路”
 
  船公司一旦敲定境外收货人,便马上安排船期,而相关繁复手续必须跟上,否则机会“稍纵即逝”。王殿文说,除了船公司微信群,外港海关还专门建立了“外港固废清退处置联络群”,协同固废清退前后道各环节,为固废“回家”提供一切支持手段。微信群7×24小时响应,处理进度时时跟进。
 
  王殿文记得,5月份某个周六,船公司方面在群内传来消息,一票固废已找到境外收货人,须紧急安排下周一船期出运。这意味着集装箱必须赶在周六从堆场运至港区。为确保万无一失,外港海关综合业务一科科长当天专门从家中赶至现场报关窗口,配合该票“洋垃圾”报关。在审单放行环节中,又因相关信息不匹配,导致步骤无法推进。这一突发状况在微信群中发布后,外港海关查验科科长同样从家中赶至码头堆场,协调码头操作,修改相关参数,使集装箱顺利登船……
 
  最终,在外高桥港区长期“赖港”的102票共计6000余吨固废中,有88票成功实现“从哪儿来回哪儿去”,另有14票因船公司倒闭或已退出市场,只能留在上海本地作无害化销毁处理,其销毁成本是其货值的数倍甚至数十倍。
 
  自2018年1月起我国正式施行禁止“洋垃圾”入境新规,停止进口包括废塑料、未分类的废纸、废纺织原料、钒渣等在内的4类24种固废之后,我国各口岸固废进口量锐减。
 
  如今,我国禁止“洋垃圾”的坚决态度已使各大船公司不敢怠慢。不少船公司在揽货过程中,对于有固废进出口“前科”的企业格外谨慎,宁可不做这单生意,也不想给自己“惹祸上身”,在源头上阻断了我国禁止类和限制类“洋垃圾”的进境可能。再加上近期上海海关高压实施退运,“洋垃圾”更加进境无门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对4起环境资源领域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案件集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
下一篇:上海国资六年来重组资产超千亿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